□記者田園
  編者按
  鄭州長途客運新北站即將啟用,隨之而來的是,二馬路汽車站和老客運北站將退出歷史舞臺。住在周圍的居民、開車經過的市民,估計早已盼著它能“攆”多遠攆多遠,而當這一天真的來臨,你能說,沒有一點兒不舍嗎?!
  是的,“只聞新人笑,哪聞舊人哭”,誰的青春里沒有一座汽車站?因為讓位於城市快速發展的腳步,多少個類似“二馬路汽車站”的建築最終不得不謝幕。只是,你又不得不承認,它早已烙印在你我生命深處——它見證了你第一次來到鄭州的茫然和不堪;它加快了你和家人團聚的腳步;它成為新聞製造的“工廠”;連同它,周圍的鬧哄哄的馬路人才市場,都充滿了市井煙火氣,讓你看到城市的另一面。
  今天,就讓我們一起,回顧那些“二”在馬路上、匆匆而去的日子。一起致青春。
  熱議
  舍與不舍網友感情錯綜複雜
  懷念派|大學四年都在二馬路汽車站坐車
  @回眸-sunshine-:大學四年都在二馬路汽車站坐車,然後,上次坐車回家,司機說,很快這輛車就不在這裡停了。@邂逅愛情1987526:以前在鄭州的那些年,幾乎都是從老北站坐車回家,雖然當時覺得破破爛爛,但確實還是有些懷念。@鄭州長途汽車二馬路站:永遠不會忘記曾經攜手走過,一起努力,一起輝煌!只要心在一起,明天依然會相遇!@鄭州快速公交BRT:再見,鄭州老北站、二馬路汽車站,一個時代終結了。最難忘的是興極一時的依維柯!@大心髒的小人物:回家一直都是在這兩個車站坐車,新北站好遠啊。
  拋棄派|終於要撤了,早就該搬了!
  @瓦力_1987:終於要撤了,火車站附近交通早就不堪重負,又影響市中心的提檔升級。南京火車站旁邊的中央門汽車站也是最近關掉的,這是應該的。@星光熠熠1982:終於搬到新北站,回家方便多了,不用再去擁擠的火車站了。@奔跑的石頭:早就該搬了!二馬路汽車站破破爛爛的形象已不適合留在市區,而且影響火車站地區的交通,治理交通擁堵,就是要把客運站搬到外環。
  故事
  當年的打工者|二馬路,夢啟程的地方
  “這是你第一次出遠門嗎?”看到面前拘謹的購票者,售票員拉開話閘。
  “是。”購票者低垂著頭,從棉襖內兜里摸索出一張百元大鈔。
  “去哪兒?”售票員溫婉提示。
  “溫州。”1993年,一個寒冷的冬日,濮陽市台前縣吳壩鄉的小陳,背著重重的行李,從家鄉乘坐長途大巴抵達二馬路汽車站,那一年,正是二馬路汽車站“上崗”開始服役的日子。
  購買一張發往溫州的車票後,小陳懷揣著人生憧憬,一路南下。
  21年後,小陳已成老陳。如今的他定居在鄭州,守著安定的工作,過著安逸的日子。昨天,聽聞二馬路汽車站要撤的消息,老陳心中五味雜陳,想起那個風風雨雨的打工年代,他認定這就是夢啟程的地方。
  生活變化之快,常讓人措手不及。身處鄭州市中心腹地,二馬路汽車站的模樣變得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。腳下的瓷磚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,牆皮已斑駁成藝術畫,候車椅上不知印上哪個尋夢者的黑手印……
  老陳記不清楚從何時起,周邊的商業綜合體拔地而起,讓上個世紀90年代顯得頗為闊氣的二馬路汽車站變得狹小而又破舊。而進進出出發往全國各地的班車,也成為市民眼中導致火車站地區堵車的“毒瘤”。
  是時候撤掉了。老陳說,這些年,雖然再也沒去二馬路汽車站坐過車,每次途經這裡,看到路邊招攬生意的黑摩的、黑出租,還會懷念起那個時候、那條幹凈寬敞的二馬路。
  汽車站工作人員|各種滋味在心頭
  時代如同滾滾的車輪,看到如今二馬路汽車站內狹窄的發車區和擠在一起的長途車,誰又能想到,時間退回到上個世紀90年代,二馬路的“依維柯”曾是全國鼎鼎有名的招牌。
  自1993年底起運營的二馬路汽車站,當年它的名字叫聯開汽車站。劃分為南北兩個院,南院主要是鄭州到洛陽的依維柯專線,北院的是到省內城市的大巴、中巴車。
  閻曉麗是二馬路汽車站的工作人員,1997年,她來到這裡工作。如今,17年時光過去,在停運的前一天,她被告知安排在客運新北站工作,在搬遷前幾天,各種滋味涌上心頭。
  回憶起那個年代,她說,每逢人們提起二馬路,大家會說,“歐洲風格,二馬路的依維柯”。
  “上個世紀90年代,華東五省高速全線貫通,依維柯被指定為唯一的客運交通工具,也是當時唯一可以上高速的長途車。”閻曉麗想起,在全國追捧依維柯的年代,二馬路汽車站首次引進這種高級車。
  那個年代,這種“短頭”的高級車輛並不多,它讓原本去洛陽3個小時的路程,縮短為90分鐘。加上二馬路依維柯密集的班次,“二馬路依維柯”的名號,在全國叫得響亮。  (原標題:那些“二”在馬路的日子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w18ewdtru 的頭像
ew18ewdtru

霍元甲

ew18ewdt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